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北青报:车祸现场微笑自拍不只是一个人的病

发布日期:2019-10-09 12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张以严重车祸现场为背景,并配以剪刀手的微笑自拍照,无疑让人看了五味杂陈。尽管说,事后当事人“澄清”这是应现场粉丝要求合影而拍下的照片,但无论是基于新闻工作者的基本职业伦理,还是基于对逝者的应有尊重以及基本的社会公德而言,这样的现场“留影”,都堪称违和感满满。舆论谴责之下,涉事工作人员已被解雇,并发出道歉视频,承认错误。但结合某种普遍化的社会背景,对这样的个体案例,社会当有更深入的反思。

  应该看到,尽管车祸现场微笑自拍的荒诞意味不言而喻,但类似的因自拍、直播而引发的失态行为,在今天已然不再新鲜,甚至可谓是全球“同此凉热”。比如,此前就有媒体报道过“女护士直播为病人插胃管”的案例;而在今年8月,埃及发生的一起上百人死伤的火车相撞事件中,一辆救护车上的救护人员却在车祸现场玩自拍,最终六名当事急救人员被调往埃及最偏远地区以示惩戒。

  为何会有如此多的人在自拍和直播中,对他人的苦难与基本的职业伦理“视而不见”?哈佛大学校长德鲁·福斯特在2015年哈佛毕业典礼上的一番演讲或许提供了答案。她在演讲中称“这是一个自拍——还有自拍杆的时代”:我们无休止地关注我们自己、我们的形象、我们得到的“赞”,就像我们不停地用一串串的成就来美化我们的简历……进行不停的“自我放大”。而这种对自我的过度关注和放大,其中一个重要后果,用德鲁·福斯特的话来说,便是令我们很容易丧失对他人的责任与依赖。比如,车祸现场“无意识的”微笑自拍,便是丧失了对他人苦难的基本同理心。

  犹如一种隐喻,当我们总是习惯将摄像头对准自己时,便意味着很自然地将一切当作背景,而陷入一种不自知的“自我中心主义之中”。这种以自我为中心,不仅是指忽略掉物理意义上的他者、实景,更意味着屏蔽了自己与世界的联系,包括职业要求、道德责任等等“社会人”的要素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人的苦难、社会道德约束,都统统在自我展现的欲望和表达中隐身,那么,在车祸现场依然能够“条件反射”式地微笑挥舞剪刀手自拍,也就毫不让人意外了。

  技术的进步,大大释放了人们“自恋”的天性,这是技术进步带来的红利,其价值本应是中性的。可当一切都可以被当作用来自拍的背景和直播的素材,一切都可以用来反衬自己的存在感,这注定是一种危险的边界失守。不管技术如何进步,不管人类如何热衷于展现自我,有一些东西应该是永远被坚守的,比如对他人痛苦的同情与悲悯,比如对职业伦理、道德责任的担当。就此来说,当一张张不合时宜的自拍照发出来时,作为旁观者不仅要看到其中的荒谬,更应在下一次拿起摄像头对准自己时能够“有所思”,而不只是全然沉浸于对自我的“修饰”之中。

  今年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,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“刷了屏”。媒体们各出奇招,用MV、H5等新颖的形式“烹饪”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“大餐”。

  1949年10月1日,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,向全中国、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。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,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,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。



上一篇:颍上交通音乐广播官微发声 惨烈车祸现场女主播“剪刀手”自拍被 下一篇:没有了